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苑萃

文 竹

作者:张爱华  日期:2018/2/22  浏览次数:4140

(一)

我不怎么种花,因从来种花都是只长叶不开花,所以只种一些易栽易成活的绿色植物。很久以前,看邻居家种了一盆绿色植物煞是好看,那时家里不富裕,好看的东西大都好像与我无缘,只能是远远地多看上几眼,再看上几眼,让那碧绿绿的、优雅得让人无法忘怀的盆栽植物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后来,上植物课,听得老师说,那种好看的植物叫“文竹”,是“文雅之竹”的意思。其实它不是竹,只因其叶片轻柔,常年翠绿,枝干有节似竹,且姿态文雅潇洒,故名文竹。它叶片纤细秀丽,密生如羽毛状,翠云层层,株形优雅,独具风韵,故而深受人们的喜爱,是著名的室内观叶花卉。文竹的最佳观赏树龄是1-3年生,此期间的植株枝叶繁茂,姿态完好。但即使只生长数月的小植株,其数片错落生长的枝叶,亦可形成一组十分理想的构图,形态亦十分优美。文竹不但可以提高文化修养,而且可以对肝脏有病,精神抑郁,情绪低落者有一定的调节作用,文竹,在夜间除了能吸收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氯气等有害气体外,还能分泌出杀灭细菌的气体,减少感冒、伤寒、喉头炎等传染病的发生,对人体的健康是大有好处的。

一路奔波忙碌中,长大了,我也从一座小县城辗转来到另一座城市工作、生活。奔波忙碌的日子,依然没有多少时间去种那些花花草草,一日在街上闲逛,看到一老妇人用三轮车拉着几盆半死不活的植物,也没有注意到那是什么东西,正准备擦身而过,突然一丝绿让我停住了脚步,那是什么,好像是我一直深爱着的“文竹”,如此高雅,让我仰视的 “文竹”,竟然会一摇一晃、半死不活地躺在三轮车上。心好像瘾瘾在作痛,连忙拦住车急忙叫住老妇人,价也没还就像宝贝一样把她请到了家里。女儿放学回家,看到我放在窗台上的“文竹”,也喜欢得不得了,高声对我说:“妈妈,好像你啊!你最适合养她了,你养它我不嫉妒。反正你种花也不会开。”就这样每天女儿和我就在这窗前一边读书、一边贫嘴、一边欣赏“文竹”.................

 

(二)

姿态文雅潇洒的文竹在我和女儿精心护理下长的郁郁葱葱,越发的好看了,文竹陪伴着我们一起在平静中快乐地成长着,并开出了她那细碎洁白的小花。每当夜阑人静,女儿睡着了,独坐于醉人的月色下,体会着清风的律动,那模糊的旋律,好似正在演奏着一曲梦幻般的风月,不胜的伤感而又优美。晚风轻轻的吹,吹过城市的罅隙,吹进我的窗前,吹动我窗前那株文竹,夜显得更静了。辛苦了一天,累了一天,燃一柱檀香,泡一杯清茶,静静地坐在花下,心静了,人也静了。

在寂与静中,成就了文竹的文与雅。岁月总是由无数个曾经堆积而成的,文竹的成长虽没有经历暴风骤雨的洗礼,但一定经历过看不见的挣扎和不为人知的苦楚。犹如我走过的路,年少时,因为不曾被伤害,所以不懂得伤痛,因为不知道畏惧,所以不懂得退让。曾经任性肆意,毫不在乎伤害他人。当有一日,经历了被伤害,懂得了伤痛,产生过畏惧,才知道退让,有过吃亏上当经历,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傻过,才知道适时的坚持与放弃,爱过,才知道我们的内心其实很柔软很脆弱。伤痕划在手上,愈合后就成了往事,划在心上,哪怕划得很轻,也会留驻于心。自此,我选择了寂与静的生活,喜欢在暗夜里燃一支蜡烛,目不转睛滴看火焰在黑暗中轻轻地跳动着,静寂的夜正与寂静的心跳暗合......

在寂与静中,自有阳光和空气。无论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还是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穿行,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只有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清晰记录下了我的伤与痛、悲与喜、爱与恨,锻造了我不低头的倔强天性。在寂与静中,我读我思我写,在寂与静中,低吟浅唱,在寂与静中,走自己如歌的行板,人生,把心放平,就是一泓平静的水,把心放松,就是一朵自在的云。

将思绪从静寂的夜空中拉回来,看看熟睡中的女儿,看看窗前静寂开放着小花的文竹,一切又归于平静

 

(三)

劳累了一天,依窗呆望,窗外的月,散发出幽幽黯淡的光,在如幽静的夜,陪伴我的依旧是那盆郁郁菁菁的文竹。

当年刚抢下来当宝贝的文竹,杆只有针一般粗,叶淡青淡青的。随着时间的流转,它越长越粗、越长越高、越长越绿。在接近顶端的枝节处,冒出了新枝,新枝又分枝,在分枝的顶端,长出不可计数的像牛毛般细、像嫩草般绿、像细沙般小、像那松叶一样扇形般排列着的叶片,而长满叶子的枝杆就像平铺的三角形,平平地向前方延伸,它们就这样井然有序地舒枝展叶,在我精心的照护下,文竹呈现出一幅枝繁叶茂的景象。

一直陪伴我的,除了这盆文竹,还有日渐长大的女儿。父母是孩子的首任启蒙老师,孩子的行为习惯是父母教育的一面镜子,能照射出父母在子女身上所倾注的心血和汗水,照射出父母的教育方式与学养。说来惭愧,由于生活中经历太多沟砍,工作上经历各种辗转奔波,女儿自呱呱坠地起,成长之路就一直坎坎坷坷,我没能给予她成长所需的足够阳光和空气,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寄养在亲戚家,母女相隔,天各一方,但我对女儿始终不离不弃,珍惜跟女儿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始终如一地以养护照料文竹的方式呵护女儿,并以文竹淳朴的品质作为教育女儿的范本,常把女儿拉到文竹旁,一边侍弄文竹一边跟女儿说:文竹,她没有高大挺拔的身躯,也没有那无比艳丽的花朵,只有宁静自然的绿,她无需太多的阳光雨露和养分,在寂与静中成长,却成长得那么淡然而高贵。后来,后来女儿如愿来到我身边,如愿考上心仪的学校。曾经,抓着女儿的小手,一同穿越都市的车水马龙,时光荏苒,如今,是女儿抓着我的手穿街过巷。每当我的手被这样一个阳光女孩牵着走的时候,我的内心禁不住欣慰地想,我的女儿,亦如我窗台上那盆的文竹,正在茁壮成长!

生命,或轰轰烈烈,或苍穹独舞,无论卑微,也无论高贵,都以她独有的方式存在着,每一个生命的个体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和空间,不必强求一律。文竹,在在寂与静中,活得优雅,在淡然中,活得高贵!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