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委员风采

李维春委员:苔花如米小 也学牡丹开

作者:张爱华  日期:2018/1/3  浏览次数:5450

1

撒下园丁梦,等来花开时

 

201610月下旬,上海。德宏州政协与复旦大学合办的“综合素质及履职创新能力”提升培训班在上海复旦大学开班。开班典礼上,面对课堂上肤色黝黑身着民族服装的学员们,培训老师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欢迎来自祖国云南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协委员的到来……培训老师或许并不知道,在这个培训班里,有一位是来自最基层长期扎根高寒山区的小学教师,他就是李维春委员。

我和李维春都是本期培训班的学员,就这样,在大上海的名牌大学里认识了李维春。每天放学乘大巴回宿舍,我和李维春都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每次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题,从专家教授的精彩授课到复旦大学的《校训》都是我们聊起的话题。来到大都市的李维春,坐在名牌大学的课桌上,每天如饥似渴地摄取着知识的营养,他决心要把他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带回大山,传授给他那些同样如饥似渴的学生,让山里的孩子今后也走出大山,到大山外的大世界走走看看。

2002年,十九岁的李维春中专毕业后分配到盈江县油松岭乡大寨坡小学任教,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油松岭是典型的高寒山区,山高路遥,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条件十分艰苦。大寨坡小学是一所村级完小,校舍十分简陋,尤其是教师的住宿条件很差,用空心砖和石棉瓦搭成的10平方左右的教师宿舍,男教师三、四人挤住一间,女教师2人合住一间。如此艰苦的环境,许多老师想方设法调到坝区或交通沿线的学校,有的干脆丢下教鞭改行另谋他途,李维春却无怨无悔地在这里扎下了根,一呆就是十几年。

我曾也这样问过他,有没有产生过离开山区学校的念头,他直爽地说,离开的念头肯定有过,也曾经有机会离开,但当看见学生一双双渴求的眼睛,面对学生家长一次次诚心的挽留,我不忍心离开这里。他进而说,虽然生产生活条件不如坝区和城镇,但油松岭是汉族聚居区,尊师重教的之风历来浓厚,只要子女好学上进,父母即便砸锅卖铁也会供养子女上学,大多山区孩子也愿学,将读书作为改变命运的最好选择。所有这一切,都是我扎下根来留守的原由,即便后来因工作需要,将我调入盈江县第11初级中学(油松岭初级中学),我仍然没有离开油松岭。

国之昌盛,先与教为先。当我与李维春聊起教书的心得与感悟时,他顺口说起了两千多年前孔子的那句名言:“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他说,通常说的教书育人,育人是第一位的,育人先育德,老师的首要职责就是教会学生做人,一个学生学习成绩再好,但如果“三观”不正,这个学生就可能是废品,甚至是危险品,因而,教师的首要任务是将学生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公民。自工作以来,李维春认真钻研教学教法,积极参加新课改活动,订购相关教学资料学习研究,从中吸收新的业务知识;他经常和教师们交流探讨教学方法,总结教学经验。为了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他积极探索“愉快教育法”,运用启发式教育调动课堂气氛,让学生在轻松愉快中学到知识。一些学生正值青春叛逆期,产生厌学情绪和逃学行为。李维春通过和这些学生交朋友,了解学生思想动态,根据个人情况,因材施教,循循善诱,培养学生学习兴趣。

李维春学的是体育专业,在学校教过体育,他在政协委员的界别也是体育界。他平时对足球比较热爱,对家乡的足球发展也较为热心,“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这是改革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的倡议,而李维春就是这个倡议多年来默默的践行者。这几年,盈江县旧城“农民融心杯”春节足球联赛在滇西和缅北一线有一定的影响力,并有“盈江的小世界杯”称号。每年联赛举办都吸引了滇西、省外、缅北一线业余球员和职业球员的参与,球赛为中缅友谊作出了贡献,同时扩大了盈江和德宏的对外知名度。从1999年开始的联赛,历经18个年头,在这18年里,从赛事的策划、组织,到球赛上场当裁判,再到场边做工作人员,李维春一年都没缺席过,他和热爱足球的朋友在这个球场坚守了整整18年。每年大年初三,别人都还在欢庆节日里与家人共度欢乐时光,他却得去忙着准备赛事的各项工作。18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李维春凭着对足球热爱与执着,以自愿的方式、无偿义务性的方式投入工作,不求回报,只愿家乡的足球发展更上一层楼,赛事越办越好,为中国足球的早日腾飞尽一份心,出一份力……

昔日撒下园丁梦,而今等来花开时。每年,李维春迎来一批批新生,又送走一批批毕业生,看着他们走出大山,走向都市,走向远方,李维春的内心是充实的,满脸无比的欣慰……

 

心系民族发展,倾力文化传承

 

李维春委员是德昂族,兼任盈江德昂族学会的秘书长。话题自然而然又转到德昂族的发展及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上来。他告诉我,德昂族是我国民族大家庭里具有悠久历史的成员之一,是德宏州五种世居少数民族之一。目前,我州德昂族人口约为两万余人,盈江有800多人,多年来,在各级党委和政府大力的关心和正确引领下,德昂族在经济、文化、卫生等领域取得长足进步,社会地位上得到显著的提高。在不断的发展同时,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尤其是民族文化的文化传承面临诸多问题,最为严重的是民风民俗文化,建筑文化和语言文化大量的流失,特别是民居建筑特色在我州只有零星散落在极少数村落中,要想看到连片的德昂族房屋建筑特色村落,或许只能到缅甸才能看到。

德昂族的未来与发展,德昂族的文化保护与传承时刻也在牵动着他的心。每年的泼水节是傣族、德昂族共同的节日,这么多年州、县举办泼水节,李维春积极参与组织本县德昂族群众参加泼水节活动。为完成学会的使命,他平时一有时间就到德昂族村寨宣传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参与收集和弘扬德昂族文化;组织德昂族青年跳《水鼓舞》、《象脚鼓舞》、培养鼓手、教村寨青年男女唱德昂族歌曲,带领他们参加民族节庆活动,给他们上台表演展示自己机会,他们的表演也得到了周边广大群众认可和肯定;在学校里为中学生编排一些德昂族舞蹈,让他们在节日期间登台演出。

在挖掘、传承、弘扬民族文化的过程中,总会遇这样那样的问题,首先没有稳定的活动资金做保障;其次,群众基础薄弱,思想陈旧,对本民族文化流失没有危机感。李维春时常会遇到个别群众问,我们跟你做这些事有没有好处?你是不是得了好处才来做这些?对于这些误解,李维春总是用百分之二百的耐心做思想工作,用行动引导大家热爱本民族。他说,做民族工作是不计回报的,一句话“生为德昂人,德昂族的事自己都不愿意做,试问还有谁愿意做?”每当开展民族工作遇到困难与挫折时,李维春就用这句话鼓励自己、牵引自己大步向前走,他深信再坚持走一段就能看到曙光。

平时,只要有空闲,李维春委员就去看望德昂族村寨老人,为他们送一些衣物,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传达了晚辈对长辈的关心和敬爱。参与一些社会公益联盟组织做些公益活动,到学校为留守儿童发放爱心礼包,传达党和政府及社会各界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关注。20162月,缅甸掸邦北部的德昂族自治区南山市发生特大火灾,同胞之情牵动着中缅国境线上两国人民的心,在州德昂族研究会的牵头下,李维春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了2万多件爱心物资(衣服、裤子、裙子、鞋子、书包等),并及时将爱心物资转交给缅方,一份小小的爱心,连结和加深了中缅两国人民的胞波情谊。

 

位卑未敢忘使命,履职尽责当委员

 

2013年,李维春被推荐为政协德宏州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作为一名80后的年轻委员,从此又开始了他的另一段精彩人生旅程。来自最基层的他,十分珍视政协委员这个称号,把它当做提升自己奉献社会的机会,这五年间,他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政协会议,他是一名山区教师,但他没有忘记一名政协委员的使命,无论是参加大会讨论还是界别小组讨论,都踊跃发言,积极建言献策,积极呼吁反映解决问题,5年中他共撰写提交了6件提案。

李维春所提交的6件提案大都以他关注的教育和民族文化传承有关。2013年,他撰写提交的第一份提案是《关于解决山区半寄宿制学生和山区教师的住宿问题》,该提案引起重视,有关部门很快给予办复,次年就解决了部分山区半寄宿制学生和山区教师的住宿问题。看到宽敞的校园,舒适的校舍,李维春感到很欣慰,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关注民族文化传承的李维春深知,特色村寨和特色民居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凝结,蕴含着一个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文化意识,是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传统文化的表现形式和空间形态。德昂族房屋建筑文化是德昂族的一种精神文化产物,也是德昂族精神文化的支柱,为了留住这种文化,李维春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走访全州各德昂族村寨,与寨子上的老人了解情况,2016年,在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了《拯救德宏州德昂族住房建筑文化的建议》,州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给予了李维春满意的答复。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清代诗人袁枚《苔》一诗中的名句。这首诗仿佛就是为李维春这样的人量身而写:哪怕如米粒一般微小的苔花,丝毫也不自惭形秽,依然像那美丽高贵的牡丹一样,自豪地盛开。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