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苑萃

云山深处宝山寺(外一篇)

作者:闫自贤  日期:2017/10/24  浏览次数:118
发现宝山寺纯属偶然,一次爬黑河老坡返程,途中在一个山垭口休息,向东回望,但见远处一座云雾缭绕耸立突兀的山峰,山顶仿佛有建筑物。对于喜好探秘攀爬的我来说,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顺理成章便成为下一个探秘攀爬的目标。 

回城后,经多方打听,确认那座笔立的山峰叫太宝山,峰顶的建筑物是一座寺,叫宝山寺。宝山寺位于芒市东南方向约30多公里群山之中,地理上属勐戛镇勐旺村委会。    

周末一大早,从芒市出发,沿东南往勐戛中山方向走,行驶10多公里后往左拐上陡峭的山路,车在弹石路上盘旋四五公里后到达一个相对平缓的台地,台地上坐落着一个上百户人家的大寨子,寨子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房舍多为木结构土墙瓦屋,显得古朴协调,这个藏在山里的大寨子叫勐旺村,属于勐嘎镇辖区内的一个行政村。勐旺村不仅村貌古朴,民风也淳朴,下车问路,村人会热情耐心地为你指路。从勐旺往前走,山势更加陡峭险峻,路是狭窄崎岖的土路,不时有拉矿石的大货车占满路基,超车、会车都是十分考驾技的活。山路七弯八拐,好不容易来到一个叫蕨叶坪的村寨,村里十多户人家,大多已经搬迁外出,留下的多是些老弱病残妇幼,有些破败的感觉。 

蕨叶坪离山峰已近在咫尺,但见山峰耸立,云遮雾罩,唯有仰望。车到山前已无路,只能将车停下,背上行囊,徒步攀爬。爬山的路不算难走,陡峭处有石阶、护栏。沿途植被茂密,古树参天,藤蔓缠绕,云雾缭绕,仿佛置身仙境,此刻,山下的城里酷热难挡,这里却凉爽宜人,令人心旷神怡。     攀爬约半小时,便登上峰顶了。峰顶的宝山寺,是个佛教为主兼容道教的寺观。进入寺院内,荒草丛生,大殿年久失修,寺里仅有一个和尚住守,香客稀少,有些破败的感觉。在寺内仔细观察,大殿的廊柱、房梁、门楣上,那些雕梁画栋尚存,残砖剥落的墙体上的,壁画依稀可辨,寺内留存有几个别致的大香炉,所有这些,都足以说明,这儿曾经一度佛事兴盛,前来朝拜的香客络绎不绝,香火旺盛...... 

 在大殿的一隅,发现有一块残碑,字迹已模糊难辨,但“光绪六年岁次.....”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辨,如此算来,这宝山寺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查阅《德宏文物保护单位实录》,宝山寺赫然在列。云山深处有这么一座古刹,似乎有些意想不到,然而,了解边地历史的人并不感到惊奇,因为勐嘎一带曾经一度是芒市一带的政治文化中心,政治上,解放前,中央行使对边地有效行政管辖权的“设治局”就设在勐嘎,文化上,勐嘎靠近腾(冲)龙(陵)汉文化圈较近,汉族人口居多,深受汉文化影响,如今在勐嘎一带的许多古镇古村落,无论是民风民俗,还是建筑寺院,无不渗透着的深厚的文化底蕴。 

 站在峰顶有些破败的宝山寺,联想到那些逐渐消失的古镇、古村、古建,那些渐次泯灭的信仰与敬畏,那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纯朴善良真诚的面孔,不禁感慨:世事依稀,岁月依稀......

 

云端阅读

      

人在旅途,常常会有许多无聊的时间,比如乘坐飞机出差、旅行,总是免不了要遇到侯机、转机时或长或短的等候,尤其是长距离的飞行,得长时间端坐于你的座位上。这个时段,手机处于关闭状态,习惯在手机上浏览、刷屏、聊天的低头族们也只能忍痛割爱,飞机在云端,尽管舷窗之外云卷云舒,呆坐中难免感觉无聊。

出行时,我喜欢在行囊中放三两本闲书,以打发旅途中那些的无聊时光。如果忘记了带闲书也没关系,飞机座位前的小桌板下沿的袋子里面通常会放一两本航空公司的宣传期刊或画册,这类期刊和画册,我称之为飞机读物。这类读物大都纸质高档,印刷精美,装帧华丽。里面的内容,百分之九十属于广告,大都是豪宅、名车、名表、名酒配上名媛酷男的精美图片,炫目而养眼,勾起人的物欲本能,唤醒对奢华生活的向往,却没有丝毫阅读的愉悦,只需一翻而过,过下眼瘾即可。或许,期刊画册的编者也意识到,如果全是连篇累牍的广告,再精美再有视觉冲击力,也会显得俗不可耐,太粗俗了就没有人看,所以,期刊画册中总会有那么几篇纯文化的散文、随笔、游记类别的文字,配上些优美的风光图片,这类文字,多为隽永灵秀之作,读起来轻松愉悦,很有读味,算是飞机读物的俗中之雅。

人活在这个世界里,既要过寻常日子,也要适当放飞灵魂,阅读,与后者有关。人在旅途,飞机在云端,在无聊中阅读,正所谓读万卷书有趣,行万里路愉悦。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