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苑萃

做 媒(小小说)

作者:赵福所  日期:2017/10/24  浏览次数:126

腊月二十过后,便是相亲访女的好时机,因为这时候外出务工或探亲旅游的姑娘们,大都开始备办年货拢家过大年了。

这天,偏山寨的李石宝一大早就挎着一壶农家特色小锅糯米酒,拎着一只龙花大阉鸡来到距家二十里路的金竹寨罗大表叔家。

“啊嘎,这是------

罗大表叔见石宝拎鸡提酒到家来,不解地问。

“大表叔,”石宝拘谨地抓着后脑壳,“咱是属牛的人了,还-----还没有说上姑娘呢!呃------对门樱花寨张家有一个,想请您老帮、帮、帮------

“咳,小伙子家,跟大表叔说话也慌脚乱手吞吞吐吐的,在大姑娘面前岂不羞死?酒倒来喝一盅,鸡还是提回去。别急,这事就包在大表叔身上了!”

罗大表叔名叫罗回道,年纪五十有八。他在生产队时期是寨子里的“一把手”,包产到户后由于口碑好、威望高,村民们仍然选举他为村民小组长,去年县政协换届时他还被有关部门协商担任新一届政协委员。还因为他在当地能说会道嘴水好,替人做媒成功的把握大,所以人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罗会道”。邻近七村八寨的小伙子们都相信他,喜欢请他帮做媒。

翌日,天刚蒙蒙亮,罗会道就到了樱花寨张桂菊家。

“会道弟,说风吹今早上又没有起过风,你那双金贵脚怕是会踩云彩啵?”六十出头的张大妈也跟他开起玩笑来了。

“踩条亲戚路到您家呗!大表嫂,笑话里头存真话,我今天来是跟您商量件红事,要摘您的‘贴心肉’啊!偏山寨的郭石宝看中您女儿桂菊啦!这小伙子身行都没二话可说,愣头青就认定您家黄花女,不知您老意下如何?”

“‘贴心肉’迟早也得摘呀!不过,这丫头------唉,反正这年头又不兴父母包办了。喏,她正在厨房刷锅淘米做早饭呢!你去跟她说说,岁数都不是岁数了,还------”张大妈拍拍围腰,向厨房方向指了指。

张桂菊今年二十六岁,财会大专一毕业就到广州的一家大公司打工去了。她不仅容貌靓丽心地善良,家务农活样样会,而且勤奋好学通人情,能写会算善公关,因而到那家公司工作不久就得到了提拔重用,现在已经是那家大公司财务部的副主任了。据说向她求爱的小伙子不下七八个,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土豪”、“富二代”,可她竟一个也不愿打照面——她怕他们油头滑脑靠不住,小家庭过不上几天就崩溃!

“喔唷,太阳还不冒山,表侄女的饭菜就熟了咯?”罗会道寻风借雨地走进厨房。

“还差一会呢。大表叔,您坐呀!多个时候到的,这么早?”鬼姑娘!连罗会道跟母亲说的话都偷听到了还装囊呢!

坐在灶眼前的罗会道开始和聪明伶俐的姑娘“接火”了。

 “石宝心地好不好?”桂菊用白嫩的手理了理飘在额前的秀发,淡淡地问道。

“忠厚,相当忠厚!不仅良心好人稳重,而且嘴巴甜爱老幼。”练达老道的罗会道料到姑娘会这样问,想好的词儿脱口而出。

“他有文化吗?”桂菊又问道。

罗会道一愣,他拿不准石宝有多少文化,可要是说石宝没文化或文化水平低,桂菊会看得上他吗?他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赶紧应道:“文化嘛------文墨还不浅呢!”

“那就先让他来见见面吧!”桂菊终于露出了迷人而又诡秘的微笑。

罗会道大黑毛虫似的眉毛往上一纵,兴奋地答道:“好,好,就让他来打个照面!”

按照约定的地点,太阳没落山石宝就来到了桂菊家后园地樱花树下,等候与她见面。

“怎么到现在才来?”也许是初次见面,桂菊含羞地一边问,一边轻轻用手理着长长的辫子。

“母亲病了,收工后家务事料理清了才来。呃,你等久了------”唉,石宝的心都激动得快飞出去了!

姑娘心里一颤,小伙子高大英俊,全身透着一股可爱的傻气。

“你什么文化程度?”姑娘甜甜的声音打破了令人难堪的沉寂。

“小学,而且有好多字都已经忘记了------

 “唰”的一下,桂菊像被泼了一瓢冷水,从头顶心凉到了脚后跟!她失望了,想一个鹞子翻身迅速走开,但又不忍心。这小伙子不错,人诚实厚道,与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有安全感,靠得住。她镇静下来,轻声问道:“愿意学吗?”

“愿意。要不是父母多病家贫困,我也不是这个样子。可现在怎么学呢?”石宝抬起头来,充满希望地看着桂菊。

“愿意就好。从你家到我们樱花寨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从明天开始,你就到我家里来,我把一些基本的文化知识和我们公司的相关业务知识传授给你。过完春节我就带你去广州我们的公司打工当保安。好吗?”说罢,把一大包芙蓉糕递给石宝,让他带回去孝敬还在病床上的老母亲。

过了几天,邻近村寨的人们开始议论起罗会道来:

“做媒的‘常胜将军’罗会道吃不消啦!”

“听说他帮偏山寨的郭石宝去樱花寨做媒,第一次去还差不多,第二次去那姑娘连理都不理了!”

的确,当罗会道第二次去樱花寨时,带回来的是桂菊那句“你哄人,不说实话,不配再担媒人了!”的抠心话。

我老罗替人做媒不知多少次,十说十成,这次怎么------罗会道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过意不去。

自从第二次到樱花寨后,罗会道每天早上都窥见石宝骑着辆“大阳”摩托从寨子背后向樱花寨飞驰而去。他有些猜疑,可是又不好去问------

半个月过后,石宝在桂菊家学完了从事公司保安工作的相关文化和业务知识,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一天中午,罗会道正坐在自家场院中低着头编竹篓,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大表叔!”他急忙抬起头:这不是桂菊吗!只见桂菊手里提着一瓶系着红绸带的“五粮液”和一包用大红纸包着的鸡蛋羹站在自己面前。站在桂菊身后的石宝不停地点头憨笑。

“大表叔,那天说话冲撞了你,可别记心上呀!今天我和石宝特意来谢谢你,这点小意思请您收下。我和石宝过两天就要去广州打工了,明年开春回来办喜事还要请你喝喜酒呢!”多通情达理的姑娘!

看着桂菊递过来的礼物,罗会道感动得哭也不成,笑也不是------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