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委员风采

焦玉明委员:民族文化艺术的守护者

作者:禾素  日期:2017/8/31  浏览次数:162

1

盛夏的骄阳火辣、热情,穿过一片青砖灰瓦的旧房子扑面而来。几只灰鸽子张开双翅,“扑棱棱”地掠过旧排练大厅门前那棵枝丫疏离的老树。几张熟悉的面孔闪过,她们笑着在远处挥挥手,嘴型一张一合,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我亦微笑着朝行走中的她们挥了挥手。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

一切都与往常不再一样。

这个熟悉而又布满回忆的大院,便是前称德宏州民族歌舞团的德宏州民族文化工作团。1991年,刚从大学毕业的我曾在这里担任过报幕员。连我自己都想不到,2017年的夏天再次回到这里,竟是为了采访从小就让我敬佩的兄长——时任团长、亦是德宏州政协委员的焦玉明先生。

第一次听到焦玉明这个名字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当时北京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附中舞蹈专业的老师到德宏招生,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小城,许多孩子都抢着去报名,喜欢跳舞的二姐也去了。跟着去看热闹的我记得,北京来的老师说话温柔又好听。轮到二姐面试的时候,老师让她抬腿伸腰拉一字马转圈圈,最后笑眯眯地说:“好了可以了,腿脚硬了点,这个子,适合搞体育。下一位……”老师口中的这个下一位,便是我们唤作载二的焦玉明。

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只见少年时的焦玉明微笑走上场,抬头亮相之时,那眼神仿佛一道凌厉的光,射入围观者的眼中。那举手投足间,一招一式,十足的舞蹈范儿,让在场的人眼睛都看直了。老师都忍不住称赞起来:“这孩子不错!虽然个子小点,但是块学舞蹈的好材料!”看了这么多报名的学生上场,焦玉明是第一个被北京来的老师赞扬的人。

焦玉明仿佛天生就是该吃舞蹈这碗饭的人,他如愿被中央民院附中录取了。一个边疆的孩子,能到祖国的首都北京学艺,这在七十年代末的小城是多么轰动的事情呀!寨子里的乡亲们都恨不得要敲着硭锣打起象脚鼓欢送焦玉明到京上学。

在京四年苦学,焦玉明用常人没有的毅力面对遇到的种种困难。别人休息玩耍的时间,他都用来苦练基本功。学校的排练室,常常见到他勤奋练习的身影。软度训练是舞蹈演员最重要的基本训练,要将肩、胸、腰、腿、胯几个部分分别加强训练,才能达到理想的柔软度。而焦玉明知道,腿功在舞蹈中才更为重要,一切舞姿和技巧都需要深厚的腿功才能完成。训练中,他一次又一次在把杆上压腿,使腿内侧的肌肉韧带得以舒展达到软的效果;他还不断地强化训练大踢腿,则使腿部不仅有软度,还能加强腿部肌肉的力量。而舞姿讲究“手、眼、身、法”,焦玉明谨记老师的教诲:练好一身扎实的基本功,反复训练躯干、腿部、手臂、头和眼睛配合身体的协调性,将来才能给观众呈现出极具美感、富有张力的舞蹈表演。中央民院学习的四年时间里,焦玉明的专业成绩一直处于领先位置。而这样的成绩,绝对与他异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成正比。

19827月,焦玉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回到自己的家乡,成为德宏州民族歌舞团一名年轻的舞蹈演员。几年扎实的基本功,令舞台上的他神采飞扬,深受观众的喜爱,更让他在一生的事业中无穷受用。他跳的孔雀舞,柔中有刚,软中带韧,顾盼间眉眼生辉,举手投足时光芒四射,活脱脱一个在山边在林间在水畔嬉耍的孔雀王子。偶尔从台上扫了一眼下来,那炯炯之目光,让你心头一颤,久久不忘。

时间回到2017年的这个夏日清晨,再次踏入曾经工作过的大院,看着眼前这栋新起的集办公、声乐、舞蹈多功能排练厅等为一体的大楼,我内心喜悦。而此时的焦玉明,不仅是德宏州民族文化工作团的团长,在2014年他更被评选为州政协委员、政协常委会常委以及德宏州舞蹈家协会主席。许久未见,不知众多头衔集一身的“载二”焦玉明,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了一些到了办公室,门大开着,人却是不见。 我到隔壁办公室相询,说你上六楼看看,这个点数,肯定在排练大厅带班训练。团长大人还需亲自带班?我心中不禁有些纳闷。待上得六楼,果然见刚带完团员早训的焦玉明一头一脸的汗,正搭着一位年轻男舞蹈演员的肩膊,语重心长地说着什么。我不禁心头一热,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候,没有打扰他。只听我们的团长焦玉明说道:“刚才那个动作稍稍过了一点,应该再收一些,要学会用柔韧的力量来体现舞蹈的张力。作为一名舞蹈演员,不单止肢体动作要到位,更要注意内涵的体现。你的一举手一投足,不单要有激情还应有真情,这就是一个普通舞蹈演员与灵魂舞者的区别。”我忍不住鼓起掌来,并笑着唤了他一声。被打断了谈话的团长焦玉明回过头来,看到是我,诧异之间竟是有些羞涩地笑了。

在办公室交谈的我们,不断被敲门声打断。有财务人员、有办公室人员,有剧务组人员、有隔壁傣剧团的二胡手商借演出乐器的事……我意识到,焦玉明在抓好演员素质、基本功训练、筹办各种大型演出项目的同时,还面临着要处理各种行政方面的琐碎工作以及参加各种会议,如此庞杂而艰巨的工作任务,他若没有三头六臂,怎样去完成?而回看这些年他工作的业绩,一切似乎又是游刃有余。

我们谈过往,谈现今,谈他工作上所遇见的种种难,在说到他曾经获得的奖项时,焦玉明“哗“一下拉开他的抽屉,那红彤彤的奖状竟然将两个大抽屉塞得没有一丝缝隙。他一本一本拿起来翻看,跟我慢慢说着每一个奖项背后的故事。比如1986年参加云南省第一届民族舞蹈“奋进杯”邀请赛,获得成年组鼓励奖的他其实内心有些遗憾,当时他在赛事中表现颇佳,专业水平在成人组中也是有目共睹的。但那个年代的比赛存在不少潜规则,不能获奖也是意料中事,而他最终能够凭实力入围,也算是一件安慰的事吧!

说到1991年代表德宏到乌鲁木齐参赛表演《孔雀舞》时,他的声音有些激动,当时这个舞蹈获得少数民族独舞比赛一等奖。他说那一刻的自己眼含泪水,努力克制内心的激动,只想把好消息第一时间告知单位告知家人。听他说着一张张奖状背后的故事,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这哪是一纸普通的奖状?这背后深藏的故事,不正是讲述了一个真正舞者艰辛而又美好的生命历程吗?

细数下来,焦玉明从事舞蹈专业已经整整34年,不仅是德宏州重点培养的少数民族舞蹈演员,更是艺术领军人物。在德宏州的艺术表演、艺术创作、人才培养及民族器乐的保护、传承、发展、改良提高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为德宏州的文化艺术事业与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这些年来,他利用自己熟悉民族文化和多年从事舞蹈艺术的优势,担负起德宏州各项文艺演出的策划、编导、演出任务。其中,对舞台艺术精品剧目《烈焰景颇》、《目瑙纵歌》的打造,促进了景颇族舞蹈艺术的全方位提高;率领着全团到全州的各个乡镇、少数民族地区的近百场演出中,也是率先垂范,与边疆各民族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月亮花开的地方》则可以算作是德宏州民族文化工作团第一次真正尝试走市场化运作而全新编排的商业性民族歌舞晚会。“这台晚会着眼点就是蓬勃发展的云南旅游市场。”焦玉明说:“随着云南旅游市场的不断飞跃,以及云南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作为曾经靠吃财政饭的德宏州民族文化工作团真心希望能够靠自己,将文化推向市场,走市场化运作的模式;同时,又能宣传德宏,让德宏的美名传播得更远。”

在长年的艺术实践中,在基层艺术院团文艺建设的过程中,焦玉明作为演员、教员、编导和领导,多方学习实践,并常年坚持带班训练,真正做到了一专多能,尽职称职。

作为政协委员,他谨记政协章程,严守纪律,倾听民意、聆听心声,既不辜负民众的期望,亦不扭曲个人的意愿,认真履行委员职责,多次在政协会议上撰写提案,希望通过提案能让民族文化艺术范畴内,一些长期不受关注的问题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并给予解决。2013年,焦玉明在会议上就“将德宏州少体校实行‘三集中’办学”、“关于购置灯光、音响设备”、“关于少数民族文艺人才培养”等问题提出提案;2014年,再次就“将德宏州少体校实行‘三集中’办学”提出提案;2015年就“将州直文艺团对每年‘送戏下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问题提出提案;2016年就“将我州民间器乐研制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并再次对“将州直文艺团对每年‘送戏下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提出提案;2017年焦玉明就“建议州委州政府制定出台精品剧目打造的实施意见“、“关于少数民族文艺人才培养”及第三次“将州直文艺团对每年‘送戏下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等问题提出提案。

从一份份政协提案的文档不难看出,焦玉明当选政协委员那天起,一直力尽己任,为少数民族文艺事业面临的困难以及谋求更大的发展一次又一次发出声音,他契而不舍提出的提案,有的已获相关部门解决,有的虽未解决但已得到一定程度的关注,解决已是指日可待的事。

我问焦玉明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为德宏州各少数民族的文艺事业劳心劳力,尽心尽责,期间可能遇到很多困难或者非议,他有没有后悔过?他微笑而又坚定地说: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再让他回头选择,结果还是一样。他的人生,注定是要在少数民族文艺这块舞台上发光发热。无论是作为演员、教员、编导、领导或是政协委员,他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告别的时候,我回头向送出门口的“载二”焦玉明挥了挥手,他亦挥手致意,露出一脸孩子般灿烂的笑容。这般单纯的笑容,竟让我想起当年那个考场上羞怯的少年,想起在舞台上跳着孔雀舞神采飞扬的青年,这一路走来,艰辛或快乐,他都坦然相对。行至今日中年的焦玉明,仍然在为家乡的民族文化艺术事业努力奔忙、热心宣扬及执着坚守。其实他从未曾变过,无论走过多少时光岁月,他依然是那位不改初心,热爱舞蹈艺术并全心守护这块民族文化艺术圣地的焦玉明。

2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