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委员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苑萃

芒市,耐人寻味的地名

作者:张再学  日期:2017/8/29  浏览次数:302

旧中国这里被视为化外之区、羁縻之地,地理环境偏远,高山大川阻隔,语言障碍,几乎与世隔绝,极少有外人进入,长期处于一种封闭状态。鲲鹏展翅,凤鸣岐山,自50年代初外部的力量和影响急剧进入这个地区,一个绿色的小城喧嚣了半个多世纪。这就是古老而年轻的边城芒市,傣族、景颇族、德昂族、阿昌族、傈僳族和汉族同为世居民族,世代繁衍生息。在当今的六个世居民族中,傣族和德昂族是最早进住这块土地的民族,其先民分别是腊、养、碧、傣等民族。远古的芒市神秘而粗犷,人与自然演绎了英雄的土地。聆听雄浑的鼓声,铺开折叠的时光,我们与千年芒市相遇。芒市的幼年称为“茫施”,傣族和德昂族称他们居住的地方为“勐”,“茫”是“勐”的异译。而“施”同样是上述两个民族的语言,意为“老虎”。相传,上古时代,一只暴虐的猛虎经常伤害人畜,有个勇敢的人披上虎皮,装扮成虎,融入虎群,终日以虎为伍,出没山林,最后将那只凶猛的老虎驯服,使其成为守卫村庄的忠诚卫士。这位驯虎者智勇双全,是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于是,“茫”和“施”二字合并在一起,变成英雄的名字。随着时间的推移,“茫施”演绎成部落的名称,唐代史书用“茫蛮”记载他们,元、明则用“金齿”记载他们。唐樊绰的《云南志》载:“茫蛮部落……茫是其君之号,蛮呼茫诏。……又有大赕、茫昌、茫盛恐、茫鲜、茫施,皆其类也。”唐初,以乐城为中心地区(今芒市)称茫施、茫施蛮,属金齿部,隶剑南道姚州都督管辖。宋朝易名怒谋,属永昌府。在元代,傣族被称为“金齿百夷”,简称为“金齿”或者“百夷”。《元史》中今滇西傣族具有“金齿白夷”、“金齿”、“金齿蛮”、“金齿国”等多种称呼;《明史.云南土司传.芒市》说:“芒市,旧曰怒谋,又曰大枯赕、小枯赕,即唐史所谓茫施蛮也”。

如果说本土民族的记忆赋予太多的传奇色彩,史书的记述过于简略或有语焉不详之嫌,那么科学的考证无须质疑,考古学家曾在当地的五岔路乡、中山乡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一个雨林部落的背影晃动在时光隧道的远方。早几年,在芒市的中山还发现了野生稻,这一原始物种提供了远古信息,历史可以佐证,傣族先民和德昂族先民在采摘、育种过程中有过怎样的思考,失败的懊恼,成功的惊喜,早已被历史尘封,但第一株金穗无疑开创了水稻农耕的先河。

 14世纪茫施翻开了新的一页,走进童年的时光。明正统8年(1443)王骥率军第二次讨伐麓川时,茫施土官放氏积极配合朝廷,立下战功,改为芒市御夷长官司。自此,“芒市”一词开始出现在史书中, “芒市”既保留了原地名的发音,便于当地人接受,又在字眼上有别于旧地名,象征着边地芒市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所以,“茫施”变为“芒市”,在当时有着特殊的政治意义。因为自14世纪初,德宏地区的麓川政权逐步勃起,并吞诸路,建立了果占璧地方政权,而且势力范围不断扩大,导致朝廷三征麓川。果占壁政权灭亡后,朝廷先后建立南甸、干崖、陇川三个宣抚使司,芒市御夷长官司,户撒和腊撒两个长官司。不久又分出盏达、遮放副宣抚司,芒市升为安抚司。各司分属而治,形成相互制约的局面。另外,古人易名也并非草率而定,芒市的地理位置特殊,物资流通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一条秘密的商道通往中原腹地,到汉朝时,这条隐秘的商道出现在帝王的视野里,汉武帝挥斥方遒,以军队为先驱,打通“蜀身毒道”,漫长的丝绸之路更是商队络绎不绝。当时的“茫施”无疑是重要的隘口,珠宝、盐茶、布匹等货物的聚散地,商贾往来,交易繁忙。故而,芒市的“市”字含有“市场”、“市贸”的意思。

遮放副宣抚司原为陇川副使,明万历初升为副宣抚司,到1899年芒市境内又增加了一个司署,那就是勐板土千总,至此,芒市成为“芒、遮、板”三司辖地。民国时期开始成立设治局,国民政府推行新的政令,准备进行改土归流,废除封建领主制度,遂采取“土流并存”的过渡策略。到1934年,将“芒遮板设治局”区划名称改为“潞西设治局”,局机关设在勐戛,统管芒遮板行政区。从此,“芒市”一词被官方抛弃,不再作为行政区划名称使用。“潞西”之名一直沿用到2010年。当时更改地名的原因可能是认为芒市不能代表三司领地,重新换一个名称大家都能接受。然而,“潞西”之意为潞江以西,仅是一个方位词,无任何文化内涵;芒市一名早已融入当地各族人民的情感中,在人们的心里感觉非常情切,这是一种人文的地名情怀,难以割舍。20107月,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传到芒市,经国务院批准,潞西更名为芒市。既传承历史,正本清源,又体现出一个地方的发展程度------芒市是地名专用,其“市”字又是政区通名。这种特殊的地名在全国少见,也最容易让人们记住。

芒市传说千古,地名耐人寻味,热带雨林孕育了古老的民族,傣族、德昂族留下了漫长的史迹,绚丽厚重的文化闪烁古今。13世纪阿昌族迁入,16世纪景颇族、傈僳族迁入,给芒市文化增添了新的元素;明末清初汉族进住,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的同时,把中原文化延伸到边疆。同时,由于地处西南边疆,颇受东南亚文化影响。所以,芒市是一块水乳交融、七彩斑斓的文化共生地。驻足观光的地名景点有三棵树、三仙洞、大金塔、树包塔、广母塔、菩提寺、五云寺、佛光寺、孔雀湖和瑶池等等,它们是芒市人的自然历史景观。当年的丝绸之路早已横空出世,发生了史无前例的跨越,芒市已经通航25个年头,如今航班直达北京、上海、重庆、成都和广州,境外直达缅甸曼德勒。芒市作为通往南亚、东南亚的重要平台和窗口、交通枢纽、商贸物资聚散地,风华正茂,扬帆起航正当时。

来源: